• <th id="kax1l"></th>

      <th id="kax1l"><video id="kax1l"></video></th>
      1. <code id="kax1l"></code><tr id="kax1l"></tr>
      2.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

        讓幼兒園離家越來越近

        作者:記者 姚曉丹來源:光明日報時間:2019-01-23點擊:

          在安徽合肥某幼兒園,小朋友們利用落葉制作創意環保畫。熊偉攝/光明圖片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部署在全國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摸底排查和清理整治工作。記者22日從教育部新聞發布會上了解到,治理將聚焦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規劃、建設、移交、辦園等環節的突出問題,解決規劃建設移交不到位及不普惠等問題。

          “入園難”的癥結在哪?

          入園難、入園貴的問題早已不是新鮮話題,有的幼兒園,一位難求,家長們為了給孩子們占據一席之地不得不提前報讀親子班“占坑”。有的幼兒園,有著各種“先進”的理念,然而學費令家長們望而卻步。中國幼教協會理事長孫綱表示,他了解到,一些地市每年“兩會”時收到最多的提案議案就是關于幼兒入園的,可見其受重視的程度。但是,家長們不禁要問,為什么這么難?最大的阻力在哪里?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癥結在于“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上。“據2017年對全國學前教育調研結果顯示,一些地方城鎮小區有的沒有配建幼兒園,有的雖然建了但沒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小區配套幼兒園具有天然的地域壟斷性,這些小區配套學前教育資源的嚴重流失,是造成城鎮‘入公辦園難’‘就近入園難’的主要原因。”呂玉剛指出。

          抓住癥結之后,就需要對難點阻力逐個擊破。南京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羅小龍表示,難點有三個方面。“首先,近年來,我國在園幼兒數快速增長。據國家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全國在園幼兒為2977萬人,而2017年在園幼兒已經達到4600萬人。目前,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之后的幼兒即將進入學前教育階段,未來幾年人口生育高峰與二孩疊加效應的逐步顯現,將致使學前教育資源更加緊張。”

          其次,城鎮化導致人口流向和結構發生重大變化。“大量的年輕人口向各大城市包括縣城的快速集聚,導致居住小區特別是新建居住小區人口結構的年輕化現象明顯,這些新小區的高出生率和隨遷幼兒的高比例,在短期內加劇了學前教育設施緊張程度。據調研顯示,現有建成小區的幼兒園配建率總體不高,其中,居住小區配套園舉辦為普惠性幼兒園的數量又少之又少,學前教育設施已成為民生設施建設的一大短板。”羅小龍說。

          最后,學前教育設施短板形成有著深刻的制度根源。“在住建部城市規劃《城市用地分類與規劃建設用地標準》中,幼兒園用地不像中小學用地屬于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用地(A),而是屬于居住用地(R)大類中的居住服務設施用地,這讓幼兒園用地存在產權模糊,缺乏保障。由于業主、開發商、管理部門各方利益沖突,衍生出了配套園規而未建、縮小規模、建而未用、挪作他用等問題。”羅小龍說。

          “不普惠”“假普惠”如何解決

          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次治理工作的主要任務是“解決規劃不到位、建設不到位問題”,以及“移交不到位”和“不普惠問題”。

          在發布會上,山東省、廣州市也將自己先行先試的經驗分享出來。

          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張志勇表示,他們的經驗在于“四同步”,“同步規劃設計,同步建設施工,同步竣工驗收,同步交付使用”。“我們實施‘交鑰匙’工程,建成并驗收合格3個月內交付當地教育行政部門。”張志勇告訴記者。

          在廣州市,廣州市教育局副局長華山鷹告訴記者這樣一個事例,有的開發商推諉、不愿意交付,“天河區龍口東路325號華標廣場小區配套幼兒園就是這樣,因原承辦人違背承辦協議,天河區教育局積極采用法律手段,解除承辦協議并回收了華標廣場小區配套幼兒園的辦學場地用于舉辦公辦幼兒園。”

          除了政府主導,另一方面的關鍵招數,是資金的投入。南京市教委相關負責人表示,8年來,南京市級財政投入“幼兒園增量工程”和“普惠性幼兒園促進工程”的專項獎補資金超過15億元,支持引導各區加快小區配套普惠性幼兒園建設,積極將2011年之前小區配建非普惠幼兒園通過“回購”轉辦成普惠性幼兒園,全市新增幼兒學位8.4萬個,其中新增小區配套普惠性學位超過7.33萬個、占比達87%,全市普惠性幼兒學位占比從2011年的54%提高到78%。

          將幼兒園建在家門口

          值得一提的是,在《通知》中,明確了路線圖和時間表。“一是全面排查。要求各地以區縣為單位于2019年4月底前完成對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情況的全面摸底排查工作。針對規劃不到位、配建不到位、移交不到位、使用不到位等情況,分別列出清單,建立臺賬。二是全面整改。要求各地根據摸排出的問題,對每一所配套園制定專門的整改方案,提出針對性的整改措施,逐一進行整改,確保整改實效。2019年6月底前,完成已建成未移交的配套幼兒園的移交手續。2019年9月底前,對于需要回收、置換、購置的,完成相應工作。2019年12月底前,對需要補建、改建、新建的配套幼兒園,完成相關建設規劃,2020年12月底前,完成配建項目竣工驗收。”呂玉剛說。

          羅小龍表示,政策最大的亮點在于突破了模糊地帶。“本次專項治理實質上反映了在市場失靈的情況下,政府發揮調控作用,推動學前教育的再發展。《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要求‘老城區(棚戶區)改造、新城開發和居住區建設、易地扶貧搬遷應將配套建設幼兒園納入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規劃’。這一界定讓幼兒園用地走出了到底是居住用地還是公共服務設施用地的模糊地帶。”

          而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建筑節能與科技司副司長邢海峰則表示,未來的目標是“要將幼兒園建成最安全的建筑、孩子最喜歡的建筑和離家最近的建筑”。(記者 姚曉丹)

        分享到: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果博三合一注册 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