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kax1l"></th>

      <th id="kax1l"><video id="kax1l"></video></th>
      1. <code id="kax1l"></code><tr id="kax1l"></tr>
      2. 首頁 > 風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王泉根

        來源:山東學前教育網  投稿人:王慧敏  時間:2012-10-25  瀏覽次數:

         

        1.jpg

                [人物小檔案]王泉根,浙江上虞人。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兒童文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終生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曾先后指導27名碩士生、11名博士生、1名博士后。獨力承擔或主持2項國家社會科學研究基金項目、3項國家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項目、1項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規劃項目。主要著作有《現代中國兒童文學主潮》《兒童文學的審美指令》《中國姓氏的文化解析》等10種,其著作曾獲國家圖書獎提名獎(2001)、首屆與第三屆教育部中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二等獎(1995、2003)、曾憲梓教師獎(1997)、臺灣“楊喚兒童文學特殊貢獻獎”(1990)等。2003年應聘擔任韓國漢城國民大學教授。
          兒童文學被安徒生稱為“光榮的荊棘路”,兒童文學研究更是一條寂寞的荊棘路。在八九十年代涌現出來的兒童文學批評家中,王泉根先生擁有許多“第一”———他是我國第一批獲得碩士學位的兒童文學方向的研究生;第一個兒童文學博士生導師;第一個因兒童文學理論獲臺灣“楊喚兒童文學特殊貢獻獎”;其所著的《中國兒童文學現象研究》,在全國高校兒童文學教師中第一個獲“全國高等學校首屆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
          喜歡以生肖屬牛自勉的王泉根教授,為人厚道、樸實,一派謙謙學者之風。他是經歷過上山下鄉的那一代“老三屆”,當過兵,做過火車司爐。近年來,他對現代兒童文學進行了艱苦的開掘性研究,為此他花費了大量時間與精力作兒童文學的資料整理,爬梳鉤稽,考訂評析,編選了總共150萬字的《中國現代兒童文學文論選》和《中國當代兒童文學文論選》,為一個世紀的兒童文學理論和發展線索勾勒了一幅清晰圖景,也為后來的研究者提供了檢索方便。
          兒童文學研究在西方有很高的地位,美國數十所大學都設有兒童文學系,早就開始招收博士生。在中國,兒童文學研究也正擺脫“灰姑娘”形象,高層次人才的培養也日益受到重視。王泉根教授說,兒童文學研究不是“小兒科”,它同樣有著自己遼闊的藝術版圖與研究領域,有著自己豐富的學術內涵和具有理性深度的學理層面,這是一條“光榮的荊棘路”。
          問:王教授您好!感謝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采訪。當前我國兒童文學創作勢頭越來越好,作為一個長期從事兒童文學研究的學者,您對近幾年的兒童文學創作和幼兒、少兒讀物,有哪些獨特的感受和理解?
          王泉根教授(以下簡稱王):兒童的成長需要三種“食品”:一是飲食營養;二是愛和情感;三是大腦的食品,即精神食糧———少兒讀物。少兒讀物關系著民族未來一代的生命精神與國民素質。魯迅說得很明白:“童年的情況,便是將來的命運。”90年代以來,我國少兒讀物的創作、出版呈現出空前繁榮、活躍的景觀。雖然內地的兒童文學勢頭開始呈上升趨勢,但我對近幾年的兒童文學,包抱少兒讀物還是要提出批評。我認為兒童文學以及少兒讀物存在“四多四少”現象:第一,引進多、本土創作少。尤其從《哈利•波特》《雞皮疙瘩》開始大量地引進之后,出現了一窩蜂的現象,有的出版社甚至成立了版權引進之類的機構。引進當然非常必要,國外的很多東西確實值得我們借鑒,但引進太多勢必會對本土創作造成一定沖擊。我們有些新作家要出版自己的書很困難,出版社只出版那些有了一定影響力的作家的書。引進圖書看好的是國外暢銷書周期短、見效快、成本少,所以大家都愿意做。但要培養一個新的作家,要使他的書得到市場認可,需要投入很多,甚至還存在風險。第二,跟風多,原創少。跟風有很多方面,比如說,一本書已經很暢銷了,大家都千方百計地要與它拉關系。《哈利•波特》不錯,于是我們的作家紛紛寫巫師的、魔幻的,標明是“中國的哈利•波特”,甚至封面設計都與它差不多。跟風表明缺乏自信。另外一種跟風是一個作家已經成熟了、暢銷了,許多出版社就紛紛去搶購他的創作資源。這也是一種跟風,自己培養不出一個作家,就把人家已經包裝好的拿來,這往往會影響一個作家的創作潛質和創作質量。第三是,城市多、農村少。我國城鄉、地區、東西部之間差異很大,而現在大量的兒童文學作品都是都市少年兒童生活的反映,講的都是生活很優越的城市小孩的生活。但實際上我們今天還有很大一部分小孩連吃飯都還成問題。從創作來說,我們真正寫農村的、寫底層的很少,至于寫下崗子女、進城務工的農民子女的幾乎是零。出版就更不用說了。我們出版的套書、豪華書、禮品書等等,恐怕農村小孩都買不起。第四是,生產多,推廣少。由于歷史的原因,中國缺乏兒童文學、兒童讀物的社會化推廣與應用。不要說一般家長不知道如何為孩子選書、講書、親子共讀一本書,即使是從大學中文系、教育系畢業的也幾乎一片茫然、絕大多數中小學教師尤其語文教師幾乎不知道兒童文學為何物,講不清童話,搞不懂童書,分不清科幻。這里的原因是什么?我認為,一個根本的原因是:高校中文系、教育系普遍不開設兒童文學課程,從而造成學生知識結構的殘缺,當他們走上社會,尤其是當他們成為中小學教師時自然不會做、也沒有能力做兒童文學的推廣工作了,而廣大中小學生正是兒童文學的主體接受者。于是,兒童文學、兒童讀物的生產與消費之間就產生了嚴重的阻滯、脫節。我們也正在做一個課題——“兒童文學的社會化推廣”,兒童文學的社會化推廣也是一個社會性的系統工程,但是對于我們兒童文學教師來說特別需要投入。
          問:關于親子共讀,現在幼兒園和許多家長還是十分重視的,您談談這個話題好嗎?您給讀者朋友推薦一些適合親子共讀的兒童文學作品好嗎?
          王:在電腦網絡、多元傳媒的今天,安徒生與他創造的童話,以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獲獎作品,對于全人類的兒童有著深刻的意義。世界兒童文學所高揚的對真、善、美的歌頌,對光明與和平的向往,對善良、博愛、正義、道德、幸福的肯定,對弱勢群體(婦女與兒童正是這樣的群體)的關愛,對自然萬物充滿詩意的描寫與贊美,對創新、幻想、浪漫、力量的刻繪……都是我們這個世界所需要的、特別是需要向下一代所傳遞的基本文化精神。
          成長是兒童永遠的夢。成長是一個過程。成長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問題”,尤其是心理方面的。不要以為現代社會只有勞心累形的成人才會有心理問題,什么功名利祿位勢權尊升降得失成功失敗等等,其實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心理問題。心理學研究表明,兒童的心理問題雖然“微小”,但如不及時化解、引導,就會影響到兒童當下的心理發展狀況,甚至影響到兒童未來的成長與成才。如何積極主動地引導兒童所面臨的心理問題,化解負面情緒,自主地擺脫困境,不但是家長“育兒”也是教師“育人”的重要課題。兒童尤其是幼兒畢竟年紀幼小,不要說自動減負、消除心理壓力,甚至連傾訴自己心理問題的表達能力也很成問題。這就給我們的家長和教師出了一道難題:如何把握兒童的心理問題?如何積極有效地加以防范與引導?令人欣慰的是,明天出版社最近精心制作、出版的一套《小企鵝心靈成長故事》叢書,為適時地幫助人們解決這一問題提供了很有創意與價值的參考。這是一套低幼類圖畫故事叢書,圖文并茂,適合親子共讀。不要把心理學看得高深莫測,其實兒童經常愛問的“我是誰生的?”“我為什么是我”這些盤旋于孩子心中的“大問題”本身就是哲學、心理學。著名作家林語堂的女兒小時候就曾寫過一篇《為什么我就是我》的文章來表達心中的困惑:為什么我不是大象呢?為什么我是林語堂的女兒呢?誰決定了我做女孩子呢?孩子心中的這些疑問正是心理學與哲學所要探討的大問題。挪威作家賈德以兒童文學形式撰寫的哲學史《蘇菲的世界》轟動全球,其讀者主要是少年兒童,這說明少年兒童一樣有哲學興趣。《小企鵝心靈成長故事》從兒童實際生活經常遇到的“困惑”中篩選出相關的心理問題,以藝術的形式為兒童心理健康教育提供了很好的資源。這些問題有:角色問題、挫折問題、孤獨問題、交友問題、互助問題等,集中起來都是有關兒童社會化進程中的心理問題。小朋友人際交往中的心理問題,又何嘗不是我們成年人的心理問題,我相信,當父母和孩子、教師和學生坐在一起“親子共讀”《小企鵝心靈成長故事》時,獲益的不僅是小朋友,也有我們成人自己。
          對于幼兒園的孩子和小學低年級的孩子來說,兒歌、童詩和童話,是他們開啟語言之門,培養文字感悟能力的最好媒介。兒歌、童詩短小精悍,適于誦讀,往往成為許多老師和家長給孩子進行文學教育和藝術教育的首選材料。我們應當在幼兒園、中小學校大力推行詩教,讓兒童詩、科學詩歌、朗誦詩占領校園,讓學校響徹詩的韻律與節奏。一個小孩子從小受到詩的熏陶,可以使感情世界豐富多彩,善解人意,與人和諧相處。一個人如果從小就學會了欣賞詩,就會欣賞其他文學樣式,以至其他藝術形式。魯訊先生在《我們怎樣做父親》一文中就說過:“現在的子是將來的父。”兒童是我們祖國的接班人,是我們世界的希望,是我們人類的未來,呵護兒童,不但需要給他們提供很好的生活條件、教育條件,還需要我們為建構他們美好的精神世界而盡心盡力。兒童詩歌是一個很美的世界,是兒童最需要的精神食糧之一,希望每一位家長和老師,多向小朋友推薦好的童詩,多引導小朋友走進童詩世界,多和小朋友一起來欣賞童詩的美,領悟童詩的美。這樣,你會發現,小朋友們在多讀好的童詩之后,他們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他們人格更加健全,他們的精神世界更加迷人,他們會變得更加善良、聰慧,變得更加陽光、快樂。
          問:作為兒童文學研究的專家,您認為當前和下一步兒童文學研究的主要問題和方向是什么?
          王:兒童文學需要做的事實在太多。我們需要研究電腦網絡、卡通讀物、多元傳媒、教育變革、現代人的生存困境與焦慮等諸多文化現象、社會現象對兒童文學及其整個兒童讀物的創作、傳播、接受等的沖擊與影響;研究在這些影響下所必然發生的少年兒童生命狀態的變化及其對兒童文學價值承諾、審美目標的新的嬗變與需求;研究為適應這種變化與需要的新世紀兒童文學的新特點、新內容、新形式以及適應不同年齡階段少年兒童接受機制的多層次兒童文學(幼年文學——童年文學——少年文學)獨特的藝術規律與價值功能;研究新世紀兒童的人學尺度、美學判斷、生態環境以及如何進一步拓展思路,促進兒童文學業與社會、歷史、網絡、各種藝術形式的結合中獲得更為廣泛的發展與藝術生命力;特別要研究兒童文學在保護地球母親、拯救生態環境、營造綠色文化的世紀行動中,如何有所作為,把一個和平、綠色、充滿蓬勃生機的地球還給兒童。
          路漫漫其修遠兮,祝愿王泉根先生在“光榮的荊棘路”上“披荊斬棘”,走出一道道美麗的風景,播種希望,收獲未來!
         


        相關資訊

          無相關信息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論壇共享

        關于我們 | 業務合作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學前教育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32427號-2   魯教科函[2014]1號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勝利大街39號 技術支持:山東明天傳媒科技有限公司

        果博三合一注册 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