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kax1l"></th>

      <th id="kax1l"><video id="kax1l"></video></th>
      1. <code id="kax1l"></code><tr id="kax1l"></tr>
      2. 首頁 > 風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趙寄石

        來源:山東學前教育網  投稿人:王慧敏  時間:2012-10-25  瀏覽次數:

        1.jpg

                [人物小檔案]
          趙寄石,我國第一代著名幼兒教育專家,中國式的幼教理論體系創始人之一。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退休教授,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顧問,南京如意幼兒園名譽園長,深圳華僑城幼教中心名譽校長,南京趙氏幼兒教育研究服務中心主任。
          1948年-1952年,趙寄石教授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德西大學、底特律城的美萊派茉學校留學,攻讀托兒教育研究生課程。1952年夏回國后,歷任南京師范學院,南京師范大學講師、副教授、教授。
          1979-1982年,趙寄石教授從事各科教育科學的研究,探索“培養能力,發展智力”的科學規律,編寫出版了《幼兒園小班教材教法》《幼兒園中班教材教法》《幼兒園大班教材教法》三本書。其間,趙寄石教授還結合心理語言學、生理語言學、社會語言學進行幼兒語言教育的研究,理論上改革幼兒語言教育模式,提出“兩個轉換”,即非言語交際到言語交際的轉換;口頭語言到書面語言的轉換。
          1982年,趙寄石開始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學前教育合作項目南師大副主任。
          1983年9月,趙寄石教授提出并開發了“幼兒園綜合教育結構”的研究與探討,綜合教育課程突破了幾十年來幼兒教育實行的分科教育課程模式。趙教授的幼兒園課程論打破了我國長期缺乏自己的幼兒教育理論體系的局面。其建構的過程也是變革舊觀念、確立新觀念的過程,使80年代我國幼教界觀念全面革新。
          1986年11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辦的題為“低費用、多渠道發展幼教”的國際幼教專家會議在法國巴黎召開。趙寄石教授作為首次參加國際幼教會議的中國幼教專家,與哥倫比亞、澳大利亞、匈牙利等國家的學者進行了學術交流活動。
          1987年11月,趙寄石教授赴澳大利亞參加荷蘭馬納德范利基金會召開的東半球研討會—以“邊遠兒童—對父母、對社會即專業人員的挑戰”為題的國際幼教專家會議。
          1999年3月出席“世界OMEP香港分會第四界國際研討會”。
          2000年7月到日本出席“環太平洋幼兒發展與教育國際研討會成立大會暨第一屆年會”,介紹幼兒園雙語研究成果。
          1996年7月21日,趙寄石教授與商業經濟學研究員趙寧淥,美學家趙宋光,生態學研究員趙安常成立了“趙氏幼兒教育研究服務中心”。趙寄石工作室出版了親子綜合教育培訓教材。
          此外,趙寄石教授主持編寫國家教委“六五”規劃、高師學前專業參考教材《學前兒童語言教育》;主持國家教委“七五”規劃重點研究項目成果為《農村學前一年綜合教育課程設計》。專著《趙寄石學前教育論稿》(50余萬字)為學前教育提供了寶貴的文獻資料。
          趙寄石教授給人的印象是一位謙祥隨和、誨人不倦、政治責任心很強的學者和朋友。她熱愛兒童,關心教師,與她相處,常能使人感到其內心有一股“愛的奉獻”的暖流。她常能引導、幫助年輕人,注意培養年輕人的愛心、責任心和奉獻精神。她提出并實施的高師學前專業年輕教師必須到幼兒園工作一段時間的主張非常有價值。她不顧古稀之年,深入實際,身體力行,筆耕不輟,不停地探索、研究,這就是她取得累累碩果的原因吧!幾十年來,她為中國幼教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很大的貢獻,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我們要學習她的十分可貴的敬業精神和開拓精神。
                                                                         ———孫巖


        2.jpg
        (趙寄石先生(右)從教60周年慶祝大會上與唐淑教授合影
        3.jpg
        (趙寄石先生(右)與孩子們在一起

                 有些人,他(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愛的力量,讓人很自然地感覺慈愛、安靜、親切和美好。趙寄石先生就是這樣一個人,她的家人、朋友、同事,她的學生、幼兒園的老師和孩子,甚至初相識的陌生人,在她的身邊,無不被她身上的愛的光輝所沐浴,所吸引,感覺到溫暖,感覺到力量。我有幸兩次見到趙寄石先生,一次是2003年10月16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國百年幼教大會上,聆聽她在“幼兒園與社區資源”分會場發表講話;一次便是2006年5月6日到先生家的這次專門拜訪。
          先生的房間布置極其簡樸,一張沙發,一把矮藤椅,觸目盡是書刊、書稿,觸心盡是淡泊、寧靜與溫馨。先生雖已是耄耋之年,但氣質優雅,精神矍鑠,思維敏捷,十分健談。先生說她每期都能按時收到我們編輯部給她寄的《幼教園地》,并說《幼教園地》內容很充實,靈活,設置“人物茶座”這個欄目也很好,便于互動交流,開闊視野,薪火相傳。先生還問了我山東這邊幼教發展的情況,特別提到民辦幼兒教育發展如何,我根據我所了解的情況一一作答,先生十分認真地邊聽邊點頭,并時而發表一些看法。先生知道我已在南京逗留了三天,時間很緊,把特意為我準備好的資料交給我之后,便拉著我的手,讓我坐在她身邊的沙發上,親切地交談起來。
          最快樂的事業
          “1921年3月我生于南京,未出生前父母就為我起名寄石,紀念寄居在石頭城。想不到31年后再來南京,從此定居下來。我單名‘璧’(趙國之寶),父親認為我的名字含有很審美的寓意,便給我題了四個字‘碧寄于石’,現在掛在我床頭的這四個字是弟弟書寫的。幼教事業是我們國家教育事業的基石,我的生命很巧合地與幼教事業密不可分,也算是一種緣份吧。
          在人生道路上我是個幸運者,85年的歷程還算一帆風順,沒有受過苦難,沒有作出犧牲。所從事的幼兒教育又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事業,她使我的一生充滿希望和樂趣,讓我享受到了人間真情,更讓我的晚年生活豐富多彩,無比幸福!
          我雖然出生在我們國家民族苦難深重的年代,卻有幸生活在一個在當時比較民主開放的家庭里,享受到無憂無慮的童年。良好的家庭教養為我和弟弟們的成長奠定了十分重要的基礎。現在,社會的發展、人類的進步為孩子們享受快樂的童年提供了更加充分的條件,希望廣大家長珍惜這一點。
          進入幼教專業并非我自己的選擇。我父親是一位基督教牧師。我們都上教會學校。初中上的是我母親的母校,畢業后保送進入蘇州的景海女師,當時該校的畢業生就業機會甚好,很多人應聘到東南亞(當時稱”南洋“)任教。我留校在附小、附幼工作,從嬰兒院、幼稚園教到小學一、二、三年級。正是在這些年間,我逐漸地與2歲到8歲的兒童和他們的家長建立起感情,與其他教師(大多比我年長)合作共事嘗到當教師的樂趣。這8年的實踐成為我邁入幼教學術領域的基礎。
          1948年,我到美國上大學學習幼兒教育。
          進入而立之年我回到了新中國,參加到社會主義幼教事業中來,尤其是下鄉辦園,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讓我真正了解到農民的疾苦和需求,開始思索”為誰服務“的人生方向問題,并逐漸地從一個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轉變為一個”人民教師“。階級立場的轉變,政治方向的明確,乃是那20多年給予我的重要生命力量!
          年近花甲,我有幸趕上了改革開放這個難得一遇的大好形勢,從一個普通教師被推上主持專業教學科研的位置,面臨的是難得的機遇和嚴峻的挑戰。幼教第一線需求的呼喚,專業內部的坦誠合作、默契配合,使我們這個集體在我國幼教學術領域里獲得一方立足之地,我自己也進入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發展階段。其中有許多寶貴的體驗值得和大家分享。
          現在,我雖然從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但我的心一天也沒有離開過幼兒教育。1996年5月,在二弟的倡議下,經過幾年的醞釀,我們和三弟、小弟一起成立了”趙氏幼兒教育研究服務中心“,開始引進經濟學、生態學、社會學、文化學等有關理論構建趙氏幼兒教育思想,希望在更廣范圍里,更好地為廣大幼兒服務。能終生從事這最快樂的幼兒教育事業,是我一生的幸福。”
          風物長宜放眼量
          “兒童是21世紀國際社會的公民,他們將代表國家和民族去面對未來世紀國際社會的競爭和挑戰。只有兒童在良好、科學的教育中得到全面發展,民族才有出路,國家才有希望;只有占世界兒童人口絕大多數的發展中國家兒童、發達國家貧困線以下兒童在良好的教育中得到全面發展,人類才有前途,世界才有希望”。趙先生語重心長地說。
          1988年的一份統計資料擺在她的書桌前:全國幼兒園有17萬多所,農村占近80%;建國以來農村幼教事業從無到有從有到無的大起大落的歷史刺痛著她;沒有教材,照搬照套城市幼兒園的模式,或者完全參照小學一年級格局,農村幼兒教育嚴重“城市化”、“小學化”的狀況觸動著她……
          趙教授丟下手中的一切,走向田野。天道酬勤,農村學前一年綜合教育課程《調查報告》、《學術報告》相繼問世,《農村學前一年綜合教育課程》繼之出版,廣大的農村幼兒園有了適合自身特點的教材。1991年4月25日通過的《教育科學重點課題成果鑒定書》,全體專家因該項成果所具有的“新穎性”、“實用性”和“靈活性”而高度評價它豐富和發展了我國幼兒教育課程理論,給廣大農村幼教實際工作者提供了可供運用或操作的課程模式。
          她的目光投向更為廣闊的國際背景,投向不同國度、不同膚色的孩子身上。
          1982年,她開始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學前教育合作項目南師大副主任。作為此項工作的具體負責人,她的足跡遍布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墨西哥和朝鮮。拜訪同行,作學術演講,走進不同膚色的孩子中,她忘不了宣傳中國人自己的幼教理論與方  法,為中國學前教育的探索與實踐尋找著與國際接軌的契機與途徑;她同樣忘不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引導世界兒童發展的一貫宗旨,倡導幼兒教育要面向大多數,倡導正規的幼兒教育不能開展的,要用非正規的補充,政府組織不能開展的,要用非政府組織補充……
          她促成并主持的香港耀中教育機構與南京師范大學合作研究的華人地區幼兒園課程分析框架,已分別在香港和內地進入了先行階段……
          這種對世界兒童、對人類未來的深切關注,這種在提高人類素質的事業中的執著努力,和對營造人類更加美好的未來的真誠祈望,展現了一代學前教育專家博大的胸襟和無私的情懷。深刻的愛心所煥發出的,是動人的人格力量與光彩。
          談到和諧發展這個話題,先生有自己獨特的感受,她說:“人類正在進入的一種嶄新的生態文明,要求我們改善人與自然的關系,改變工業文明造成的那些不善待自然、不尊重自然規律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順應自然規律,人類就能得到積極的'回報'。一棵小草,只要有一點泥土就可以生根,得到一點雨水的滋潤,它就會顯示出旺盛的生命力,給人類創造一片又一片綠色世界。植物對人類沒有什么苛求,只要你不剝奪它的生存權利,它就會給你忠實的回報。走在路上,不管是城鄉大街還是樓區小道,只要不是急著趕路,我總喜歡觀察兩種對象:植物和孩子。植物給人帶來爽心悅目的清新,孩子給人送來真心實意的微笑。他們共同創造著人間美好的生態環境。
          孩子是善于與人交流感情的。路邊的人們懷里抱著的孩子,只要你對他多看一會兒,他就會向你微笑;若是你盯著他看,他就會舞動手腳,嘴里發出咿呀的聲音,給予你積極的‘回報’。只要我們順應孩子發展的自然規律,孩子會比植物更加積極主動地給予人們真誠的'回報'。為了人類美好的明天,讓我們順應孩子自然發展的規律,讓他們充分發揮各自的潛能,使他們把嬰兒期的微笑、學步期的友善,持續地發展下去,為社會創造出和諧的人際關系。
          上世紀80年代,我住在寧海路,住房面積很小卻有一個很大的曬臺。一次,在一個儲蓄所的后院里見到一棵金銀花,我向他們要了一段枝條,回家用個破盆盛了泥土栽上。1989年我遷離寧海路時,那株金銀花的枝條已經布滿曬臺的矮墻,并延伸到溝里。當時無法把它遷來五樓,只好在二弟家門前小院里扦插了一部分,幾年來已經長得很茂密,按照它自身的規律不斷地開出花朵。金銀花已經成為我們教育研究服務中心的標志,它督促著我們忠實地為培育祖國的金花銀花—女孩和男孩們付出自己的努力!”
          傾聽著趙先生娓娓而談她培育“金花銀花”的最快樂的事業,沐浴著先生那慈祥寧靜、智慧溫和的愛之光芒,我竟好像忘卻了時間,忘卻了奔波的勞累,似乎完全浸潤在一曲古樸、典雅、優美的春天的旋律的氛圍里,感覺好像有滿園的金銀花的芳香在彌漫……
         


        相關資訊

          無相關信息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論壇共享

        關于我們 | 業務合作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學前教育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32427號-2   魯教科函[2014]1號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勝利大街39號 技術支持:山東明天傳媒科技有限公司

        果博三合一注册 美容